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外汇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动态 > 协会新闻
刘明德:维护货币主权是外汇储备管理战略目标
发布时间:2014-09-1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我要分享

      我国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底,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为4万亿美元,占世界所有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无须赘言,这笔钱已经远远超过了外汇储备运用所需的流动性原则。

  拥有一定数量的外汇储备,对于开展国际贸易,应对市场上的景气波动,防范金融风险和经济危机,增强金融影响力,维持汇率稳定都有着重要意义。然而,巨额外储在保障和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风险和负面效应,如积累通胀,降低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产生高额的机会成本,加大外汇储备资产管理的难度等等。在4万亿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应该有三分之二,但随着这六年来美国政府不断启动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政策,美元资产不再是可靠的避风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就说过:“美元作为价值储存的角色大有问题,当今的储备体系正在消耗殆尽,美元几乎不能提供任何报酬,而且具有高风险。”而我国政府手上有着巨额美元资产,这如何是好?

  外汇储备并非越多越好,过多的储备会影响一国金融市场的稳定。而且,各国的经济规模及金融状况不一,因此,最适的外汇储备规模因国而异。然而,一般的看法是能够支应3到6个月的进口需求或等于一国短期外债的规模即已足够。依此,若以我国在2013年一整年的进口额19500亿美元来看,则中国的最适外汇存底约在4875亿~9750亿美元之间。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数据,截至2013年底,中国短期外债余额为41252亿元人民币,约6718亿美元。因此,当前我国约有3万亿~3.3万亿美元的超额流动性,如上述所说,这会造成很多问题,因此应该减少。但是,笔者以为,外汇储备的作用不能以小国视野看待,而应以大国眼界观之。大国小国的差别何在?前者享有货币主权,后者仰人鼻息。

  自1944年美国召集其他43个国家召开布雷顿森林会议之后,美元正式登上世界货币霸主的地位,从此,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的货币都和美元挂钩,唯美元马首是瞻。然而,由于美国滥发货币,造成美元大幅贬值,使得欧洲国家蒙受巨大损失,于是,以德法为主的欧洲国家经过30年怀胎,终于在1999年生下欧元,但是,欧元的诞生并不被祝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曾预测欧元不会发生;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则在欧元诞生之后说:欧元存在的时间不会太久,美国甚至为此发出了威胁的声音。为什么美国官员及学者不愿意看到欧元的出现?原因即在于一旦美元不再独尊,石油不再以美元计价,将因此产生一连串可怕的骨牌效应,至少包括:美元大幅贬值、海外资金从美国股市、债市和其他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不断撤离,导致借贷成本攀升,无法再以低利率借到钱,财政陷入困境,国防支出萎缩,美国的经济、金融、军事、乃至文化霸权将一股脑儿随风而去,国际秩序必然重新洗牌。因此,当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在2000年11月宣布石油以欧元计价以后,几乎就注定了他日后的结局。事实上,欧债危机、希腊债务危机的发生都无法排除是美元从中阻击欧元的可能。

  作者对于战略一词的理解是能够影响一个国家兴衰安危的决策。如果这样的理解成立的话,那么,国内一些专家学者所说的获利性或保值性就不应该是外汇储备的战略目标。从战略管理的角度来看,即使外汇储备没有获利,甚至损失,但是能够完成他所设定的战略目标,那么,这些牺牲都是必要的,甚至把所有储备赔上去,也都值得。但是,我们要问,什么才是我国的战略目标?作者的回答是维护货币主权就是中国使用外汇储备的战略目标,而只要能使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那么,四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就只是小菜一碟。那么,庞大的外汇储备如何操作?

  以超额外汇储备支持战略物资储备:如此,既能有效规避国内外通货膨胀和汇率波动风险,又可以降低过多外汇储备带来的风险,并保障储备资产的安全性与流动性。就我国战略物资供需现状来看,我国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对生产性资源的需求量不断攀升,但在重要原材料和大宗商品上缺乏定价能力,原油、铁矿石、铜等不可再生资源的价格完全受制于外国公司,这与我国缺乏战略物资储备密切相关。故宜以超额外汇储备支持战略物资储备,以满足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所需。

  支持欧元稳定:虽然欧元已经15岁了,但是,其生存风险并未解除,除了内部纷争不断,更有美元不时出击,故格林斯潘的预言不能排除其应验的可能。而一旦欧元区真的解体了,那么,人民币便要单独承受美元的压力,而不利于人民币的兴起,因此,人民币应该支持欧元,与欧元区国家建立更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尤其目前欧洲正面对债务危机和经济困境时。

  高筑墙、广积粮,目前还不适合开放人民币资本项目,而应该继续建立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扩大货币互换规模,在这过程中积累经验,与世界各国建立更为稳固的双边、多边金融稳定机制,让人民币的利益成为他国利益的重要组成。就如同美元不希望欧元存在,美元当然也不愿意看到人民币成为世界通货,因此,必然极力阻挠人民币的流通。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慢慢来?等到水到渠成、千呼万唤的那一天才以优雅的、“不得不”的姿态走出来。

  成立全球资产管理基金:加大对美债、欧债、日债、俄罗斯债券以及陷于债务危机的国家和外国优质企业的持有。据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中国于今年6月持有美国国债1.2684万亿美元,换言之,4万亿美元的储备中有31.7%配置美国国债。与5月相比,6月减持2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74亿美元。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日本,近来中国持有日债也在减少。根据《日经新闻》评论文章,中国在2013年底的日债规模为14.3万亿日元,比起2012年底减少6.2万亿日元。笔者认为,虽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2.3361%(2014年8月28日),虽然日元现在大幅贬值,但是,我国政府减持美、日国债不宜长期为之,相反,应该继续量力增持,之所以如此是我们不能以市场收益率来看美债和日债,而应以战略价值看待。

  成立中国对外友好基金:我国可以利用大量的外汇储备建立与新兴国家、开发中国家的友好关系,着力于经济和文化学术合作。通过粮食、矿产、森林、传统能源、可再生能源、基础公共服务设施产和留学生、知识精英的往来,借此带动人员、设备和产品出口,使外汇储备用途多样化,同时普及人民币。

      由以上用途看来,我国目前所持有的外汇储备还不够多,我们需要有全球资产管理的实力,为此,需要继续累积外汇储备,直到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为止,到那时候,我们就有货币主权了,也就不需要累积外汇储备了。因此,现在庞大的外汇储备不只不是沉重的负担,反而是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拼图的第一块。

  (作者为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 2014 China Forex Association 中国外汇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2629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