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外汇业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创新
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逐步推进
发布时间:2014-09-23 我要分享

央行有关人士表示,目前跨境人民币业务顶层设计、政策框架已经基本建立。自2009年以来,人民银行逐步取消人民币用于跨境交易计价和结算的限制,建立了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政策框架。目前,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贸易融资、对外直接投资和外商直接投资等领域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已基本没有政策障碍,人民币跨境证券投融资试点也在稳妥有序地开展。

据统计,截至2014年8月,经常项下和资本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涉及的174个国家人民币跨境收支占全部本外币跨境收支的比重已经从2010年的1.7%提高到2014年上半年的24.6%,货物贸易进出口的人民币结算比重从2010年的2.2%提高到2014年1月至8月末的15.8%。人民银行与24个境外央行与货币新签约和续约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总额度超过2.7万亿人民币。166家境外机构获准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港澳台、伦敦、卢森堡等地先后建立境外人民币清算机制。

人民币跨境业务创新的试验田也在建设之中。2012年12月以来,经国务院批准,浙江义乌、深圳前海、江苏昆山、上海自贸区、苏州工业园区和天津生态城等地陆续开展了个人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跨境人民币双向贷款等跨境人民币创新业务试点。2013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广西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也开展了个人经常项下的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工作。这些地区的先行先试,将向全国推广提供可复制经验。

中国工商银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聂长雯表示,可以看出,以上这些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地区的整个政策改革方案的主线都是围绕跨境金融业务,为了探索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的多种途径,提升贸易投资便利化,以此推动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力度。跨境人民币业务在经常项下的政策已基本放开,经常项下的领域基本都可以开展,因为整个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创新重点区域应该集中到资本领域,可能要突破一些在资本项下仍然存在的管制或者政策约束。她表示,未来资本项下跨境人民币创新方面可能有两个关注点,一是人民币跨境贷款,二是人民币的资金池。目前试验区都在不同程度上推出了相关产品,以后有望在资本领域逐步尝试创新。

从数据看,今年1月至6月,直接投资项目下的跨境人民币结算量同比增幅达156%,明显高于同期经常项目跨境人民币结算量的增长。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驻京首席代表郑慧玲说,除了贸易投资结算方面,人民币开始在资本市场上使用,从外汇和外汇期权的每日成交量看,分别晋升到世界第9位和第6位。离岸人民币债券也在2012年出现强劲增长,发行量去年达到2800亿元人民币。

此外,香港人民币存款总额在经过8个月的高增长后于今年4月达到高峰9599亿元,然后接连两个月退烧,5月、6月连续减少340亿;去年人民币存款增量2574亿元,今年上半年增量则仅有654亿元;而台湾7月人民币存款亦连续三个月放缓脚步,较6月仅微增0.1%至2,930亿元。市场人士认为,港台的人民币资金池仍会继续稳步增长,尤其是资本项下业务会成为新动力。

中银香港资深人士表示,下半年香港的离岸人民币预计还会呈现一个明显变化,即贸易项下的人民币跨境增速惯常,而资本项下的增速步伐明显加快。离岸人民币市场四季度及以后会越来越多地依赖资本项下的业务拉动,即增长新动力。

南洋商业银行贸易金融部总经理薛键分析称,人民币的跨境使用正由贸易项下逐步向资本项下渗透,资本项下的业务明显快于贸易的增长量,未来人民币跨境的投资业务量将保持快速增长。他还引证中国社科院的研究数字称,估计至2020年人民币跨境投资结算量将超过跨境贸易结算量。他表示,几大人民币业务试验田已经进行了不少尝试。他预计,资本项下人民币业务会迅速发展,未来还会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而人民币衍生产品将成为下一阶段重点。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朱孟楠认为,人民币跨境业务创新基本上围绕经常项下人民币业务如何创新,以及资本项下的创新。他建议未来在资本项下的开拓可以把重点放在做大做强境外人民币国债市场方面,在做大做强市场的同时完善市场流动性。他同时认为,经常项下业务仍有很大发展空间。从数字看,目前中国境外贸易方面人民币结算量约占全部结算量的16%左右,而2013年,美国以美元来结算的大约占美国贸易量的80%至90%,英国、欧盟也占了40%至50%,日本也占到20%至35%。

境内外的金融机构正在积极加快区域布点,深入市场布局。在以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为切入口,逐步推动人民币区域化与国际化的过程中,资本项下的逐步开放成为关键点之一。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机构对于人民币跨境业务创新的热情很高,在既定政策框架下也已经进行了积极尝试,未来还有不少打算。香港外资银行人士表示,区域开放是一个切入点,等大家发现区域开放需要的监管成本高于全面开放,那么全面开放也就顺理成章了。

然而,资本账户开放有其既定节奏,在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推进过程中,如何稳妥地推进资本项下可兑换,避免大规模资金外逃、限制跨境套利、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是未来必须面对的挑战。

目前,在试验区内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先行先试正在稳步推进,而设定试验区将在一定程度上把握好人民币资本项下业务的“水龙头”。业内人士称,目前以个案方式推进资本项下人民币结算,“虽然发生笔数远不及经常项目下业务,但单笔金额较大,基本都是上亿规模。”如果缺乏有效手段对境内跨区金融流动加以监管。这种区域内的资本账户开放,很快就会推广至更大区域。

朱孟楠指出,在大量拓展人民币业务创新的过程中,金融监管部门要注意规避风险。他表示,人民币出得去不一定回得来,所以一定要建立人民币境外资金流动的监控机制和体系,包括人民币境外的流量、存量、规模等,这样才能使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创新拓展带来好的效益。

聂长雯表示,创新的同时肯定会带来风险提升,原来在中国资本项下的管制下,人民币实际上分为境内外两个市场,将来如果跨境人民币业务不断创新、走向深入,这两个市场之间的概念将逐渐模糊。对监管者金融机构和参与者,都会提出更高要求。

泰国银行执行董事苏卓特·皮阿穆卓表示,今年早些时候泰国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研究在使用人民币方面遇到的相关阻碍和挑战。他还提到,人民币市场还处于发展的阶段,且没有更多的对冲工具来规避风险。

业界人士认为,资本项下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应逐步推进,跨境人民币资本项目管制也应有序放松,而人民币通畅的流出和回流机制应不断得到完善。


© 2014 China Forex Association 中国外汇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26297号-1